5.0

2022-08-31发布:

《合欢宝鑒》

精彩内容:



《合歡寶鑒》


正文 合歡寶鑒(01-05)

    作者:中龍天

    字數:868

    【第一章】

    末世陰陽訣,歡心未滅

    叁十年風風雨雨,一生茫茫然,半屢知己煙霞起,嬌脆欲滴。

    話說自盤古開天,叁皇五帝拓展疆域,世界走了無數歲月,卻到了如今光景,

    此天下到底與昨日有何不同,各有分說。東方龍中天師從東海影子齋齋大喜公

    學得技藝,于影子島修習十年,十年不思食,不思飲,不思酒,不思色,影子島

    每年有二十男女前來學藝,至于何藝,此刻不表。

    二十男女皆爲當世名門望族之子女,寫定契約,便送至此島,言出遊不歸,

    家人卻未曾擔憂,其中隱情也此刻不表,下文自會提及。

    飲玉也是其中被送來的,雖不是長安富貴之家,卻自幼聰穎,琴棋書畫武禦

    射數樣樣精通,年紀尚輕,雖不問男女事,卻早知其中短長。

    影子島雖在大唐之土,卻俨然世外桃源,有當世不一般的風情,兵器才情,

    皆超當世,街道也恍然一新,琳琅滿目之貨物,令人目不暇接,卻原來留守影子

    島的各路才傑,可自由選擇離去,飲玉來此地一年有余,第一次離開淩霜閣,一

    年閉門修煉,可謂是英華滿身。

    詞曰:飲玉妙,妙手春,酥胸一抹一劍眉,雖碧水湯湯,難比柔波一兩,

    客居閑,閑而有韻,腰側亮點香氣,更勝轉千。

    飲玉按最後錦囊所雲,手拿玉如意,便取到店舖上的幾套新衣,走到牆角,

    便逕自更換起來,夏日炎炎,也顧不得那幺多了,滑落下來幾件衣服,顯出溫潤

    肌膚,趁著午後閑散日光,可謂如溫泉水滑,令人唏噓不已。隱約處,轉千,

    是那溝壑縱橫處,漫漫馨香,且顧潺潺流水,浮想聯翩,此言不表,卻是另外一

    個書生在旁邊窺測久矣,毫無聲色,便悄然以橫鈎取過一件內襯,那是影子島不

    與外界相同之處,此地服飾怪異,男女皆著內襯,而上衣夏時僅有兩層。

    「啊!」飲玉驚叫一聲,頭一看,牆壁之上,竟有一人,取其內襯,在嬉

    笑不已。

    「真乃天生麗質,美麗無邊。」

    「還我衣物,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

    潇灑書生在懸繩上手一放鬆,便直接來到飲玉身前,道:「姑娘,你的衣物,

    方才蛇蠍在上,此影子島夏時難纏之物,不小心被其蟄傷,可是舒服不得。」書

    生邊說便取出柔軟衣物中暗藏的一只褐黃色的蠍子,尾部不時滲出暗紅色的液體,

    惡臭難聞,說著,書生把衣物抛向路邊,一只似狗似貓的動物不一會就湊了過來,

    叁兩下即填到口中,咀嚼下去。

    &

    ?地??

    nbsp; 「此物生于影子島,因無可克制,島在西域特意培植天巖獸,以制衡鬼蠍,

    島上居民皆知,姑娘怕是剛到此地吧。」

    飲玉聽完便覺有趣,心中自然放鬆了些警惕,看到書生清秀的面龐也生幾分

    好意,有值天色漸暗,突然渾身一顫,週身熱氣生氣,目光也漸迷離,原來,書

    生下來即與飲玉胸前相帖,飲玉卻毫無知情,此刻書生卻口中說了些什幺,飲玉

    便猛地與其相擁,粉唇微張,一雙橫波目輕輕閉上,喘息聲也加重,本來身上只

    一件薄紗,如今卻已滑落,兩人已移到轉角一側,最有日光斜入,也分

    開別緻。

    飲玉此時香肩一抹,映襯半屢斜陽,烏髮顫顫,波動幾番春情,兩人唇齒相

    ,懷抱相接,可謂如陰陽相稱,世界完全,書生心也一急,雙手握著飲玉一雙

    美乳,一對奶子真是天生一雙雄峰:一點江山,五指不能涵蓋,滑嫩細膩,天地

    難比無雙。烈火繞心中,全憑此來消,縱天寒叁九,願能再凜冽風中重溫此絕佳

    美妙,世人笑,也逍遙,芙蓉帳下,乾坤袋裏,才是風情。

    書生此時口含乳頭,細細品咂。

    正是,一點紅櫻桃,兩對甜蜜桃,引得慾火中燒,毫無遮繞。玉汝于成,常

    在懷中潇灑,去肅殺,綠葉成賓,埋頭成,願有情人,兩相;叁盞明燈,半

    睡半醒,鴛鴦被裏,一對妙美人,不爲金錢銅臭,無有世俗紛擾,粘在私下裏,

    吹笛到天明。

    當下兩人淫浪疊疊,真是一片春歸裏,半畝醉情懷。飲玉此時也是半推半就,

    說著青蔥玉指,播下郎君衣著,貼身上去,來磨蹭,世情隨轉燭,情慾綿綿長。

    一根長物蓦地挺出,令飲玉突然一驚,卻又直接握住,幾番輪,又以雙腿

    暗自摩擦,不覺嬌喘連連,書生此時心中慾火難滅,扭轉飲玉嬌軀,玉莖在美穴

    處一陣磨砺,可謂是磨刀霍霍,飲玉以手扶牆,難以自持,雙唇大張,舌尖四舔,

    吟叫道:「夫君,快些弄上幾番。」

    書生聽得此句,見飲玉陰戶一開一,正是: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

    此。一開一,收納世間雄偉物,一點一滴,潤物細無聲。俗塵最銷魂,無非

    酒色財氣權道天,杯盞之間,化骨柔情,都在開唇間,天外一線牽。若獨木,

    常在暗裏藏,日日江流水,唏噓幾空,聽得隔壁腸斷處,來及相約,迷離明月

    前。

    月如水,暗香也盈袖,一柱擎天問天地,到底無底乾坤洞,吞沒此須臾。

    書生不禁挺神前入,但見喜鵲前來,飲玉深深一聲「啊哦……」醉透書生魂。

    且記大悲賦中一句:玉莖振怒而頭舉「原注:男也」,金溝顫懾而唇開「原

    注:女也」。屹若孤峰,似嵯峨之撻坎;湛如幽谷,動趑趑之雞台。于是精液流

    澌,淫水洋溢。女伏枕而支腰,男據床而峻膝。玉莖乃上下來去,左右揩〔至

    〕。陽峰直入,邂逅過于琴弦;陰乾邪沖,參差磨于谷實可正是最佳時辰,書生

    心中所念此口訣,頓覺天清氣爽,鳥來朝,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擎天玉柱,或出或連根莫入,桃源深處,不見蹤影,一派風姿綽約,此刻媚千

    ,令人不忍罷休。

    書生套弄了幾,頓覺養精洩露,飲玉也是依依呀呀沒了聲音,兩人

    神過來相擁而視,眼神各有不同,男的是雄風不減,女的是柔美多姿,一番雲雨

    之後,兩人還是意猶未盡,可算是兩強相遇,雖然擎天一柱須磨砺,但是若遇頑

    強之女,也是難以駕馭,古人多禦女之術,實則過于偏頗,房中術乃雙方恩愛之

    典範,而非一人之獨享,男權過則剛,剛則易斷,兩人自是各自關心,此話不表。

    互相凝望一陣,仍不忘互相撫摸,書生陽根尚挺拔如松柏,峭立不屈,不停

    琢磨,飲玉也腰如水蛇,前後跟著摩擦,真是亦步亦趨,雖非伉俪勝似夫妻,兩

    人都心有意,又故意拉開了些距離,勾住對方魂魄,飲玉不時咬一下書生的脖頸,

    兩人如膠似漆,嬉戲無傷,飲玉又不經意時以雙乳去頂撞前面的郎君,兩人開些

    玩笑話也是不表。

    走馬行川,飛沙走石,兩人又是一下磨,書生奮力前挺,正是天地相,

    金風玉露,一片鍾乳聳立,海枯石爛,陰戶猛地包裹住陽根,如此和諧,也是天

    下不二之術。只見飲玉能量尚在,不斷呻吟,喚著「來呀」,引得書生步步爲營,

    圖前突後拱,堅實的肌肉撞擊著飲玉的嬌軀,一派春色,不顧天色。

    套弄了二多個,真是天昏地暗。正是:

    千軍萬馬手指間,放逐天涯爲哪般

    人說春情無限好,奈何世俗多鄙夷

    生兒育女須有此,平常人家卻羞恥

    自古人世此爲妙,何必遮掩假虛僞

    嬌軀橫陳春閨中,女兒待字柴扉內

    天下男兒早等待,時盡付良辰中

    一曲紅绡不盡意,今朝同眠度良宵

    良宵苦難恨光陰,嬌軀無力郎心在

    男女同在帷帳內,天下英豪也難比

    人生幾分春秋事,天涯難消風雨中

    塵世規矩已默然,良辰早已成舊事

    清輝玉臂今不見,蕭瑟秋風各相思

    獨守空閣怨無人,見人歡喜心腸毒

    立身謹慎且行事,縱恣歡樂四方裏

    紅唇一抹青蔥去,不思郎君且斷腸

    狠心一念請求去,樓高塔深無人來

    登高遙望蒙幸時,君王不知在何方

    天下樓台天下閣,不必金钗與靈舌

    相約黃昏床帏側,一脈歡喜一脈樂

    短衣薄紗暫且脫,白霧一點紅花落

    海棠春裏鴛鴦射,紅杏枝頭鳥兒渴

    兩顆楊梅,酥胸半裸,水墨花蕩漾

    春雨訴衷腸。天門開,洞明朗

    且等深入一探郎,郎君不在我心下

    只是在遠方。淚滂滂,竟堂皇

    春秋一筆葬中堂,天下父母獨無量

    生兒只爲逢人樣,愛深深,恨深深

    相顧一笑臥東床,一吻盡離殇

    不爲她,難賞花,觀景厭景只飲茶

    茶無香,水不加,恬淡無味卻言佳

    何爲煞。只一輾轉,歎盡迎迓

    且在下一章中再見分曉。

    【第二章】

    雙下圭臬閣,美人衆人羨

    第一章說道飲玉與書生相遇,一番雲雨事後,兩人相擁而笑,真是剎那風情,

    難以阻擋。卻說這二人,整理衣冠,又是對面一笑,書生首先開口道:「還不知

    道姑娘姓名呢。」

    飲玉道:「酒中龍飲,玉中最潤,飲玉也。」

    書生複:「龍城虎勁天,幸會。」

    書生看了看天色,頭向飲玉說道:「天色已晚,看姑娘身手想必也是剛剛

    在玲珑台走出吧。」

    列位不知,這玲珑台是影子島上要的一個訓練地點,進入影子島的一年裏,

    前半年,女的被送進玲珑台,男的被送進金鍾塔,在暗無天日的房間裏靜修,不

    允許看到任何的異性,半年的孤窗生涯,讓這些青年男女吃盡苦頭,一個個對異

    性的渴望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卻又要承受著島上的各種訓練,譬如,每日的

    持續四五個時辰的體力和耐力訓練,以及江湖早已失傳的絕世技法,在暗訪裏聆

    聽著各路高手的口訣傳授,在午飯時間仍舊要做些功課,在一盞明燈下讀盡人間

    書,包括西域的各類典籍,以豐富學識。

    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此要習練多久,也沒有人知道他們被召集來此的目的是什

    幺。

    半年的考核期雖過,但他們要經過測試,才能達到出關的標準。

    測試分琴棋書畫武數等各類方略,當然包括房中術。至于當時比較如何,此

    時不表,後文會慢慢提及。

    且說書生引領飲玉離開恩愛之地,書生眸一看,這一片繁華之地,真是令

    人新往。

    兩人一路上有說有笑,提及各自在影子島的修煉事宜,書生說要前往圭臬閣,

    暫作休整。飲玉一路對其信任也增加不少,此話不表,另外其武藝在身,常人難

    犯,也便無所顧忌,出門前,玲珑台的蒙面人交付他一個沖天煙火,若有急事,

    便即刻點燃,影子島的人遍布天下,定能及時出手相助,但是又警告她,不要隨

    意點燃,因爲一旦暴露你的身份,便是步履維艱。當時,飲玉還無法理解,但是

    也便收下沖天火,此刻想到,也便打消顧慮。

    兩人一路急行,約莫兩個時辰的光景,越過一片草地,街角巷尾來周轉,

    最後來到一棵樹枝繁茂的樹前,按書生的提醒,兩人用挂在樹外的黑布蒙住了眼

    睛,進入樹洞,這樹洞,可謂是巧奪天工,看不出人工的痕迹。只見一陣迷霧散

    出,等到兩人醒來時,見各自赤裸上身,頭上蒙著薄紗,雖看不出具體的面龐輪

    廓,也能瞧見大體的面目,知曉是芙蓉如面還是醜陋如常。

    飲玉尚未見過如此場面,身上一陣發涼,下意識的以手摀住下體,另一只手

    遮住雙乳,而書生卻無任何反應,彷彿是熟悉這裏的情形,走下床榻,來到飲玉

    面前,耳語道:「飲玉姑娘,此地便是圭臬閣,是極樂之地。」

    飲玉未說什幺,下來床榻,便被書生拉住了手,兩人牽手向前走去,原來他

    們的衣物已經被打包,此時都在兩人身後的僕人上,飲玉後面是個女僕人,書生

    後面是個男僕人。兩人睜眼一看,前面有五個門,門楣寫「東西南北中」五個大

    字,門大敞開,裏面又是一堵牆,書生二話沒說,帶飲玉徑直走入第五個門「中」

    內,左轉後,眼前又是五扇門「金木水火土」,書生面帶笑意,問道飲玉:

    「飲玉姑娘,你有意進入哪扇門,我陪你到底。」

    「水門吧!」飲玉眸一笑,兩人便牽著手進入水門。

    剛一進入,只見:一江東流去,兩山排闼來。一江東流,分割男女兩側,兩

    山排闼,包羅天地情思。懸崖垂柳,馬車水池,瓊樓碧波,莺歌燕舞,男壯碩,

    女娴靜,各自交接,歡樂無窮。唐代魏德名有字文專表後世:

    陰陽相接,最是俗塵風流客,

    仗劍雄風,恰似遊刃有余蛇。

    唐突挺起,造化中爲最獨特,

    未見而念,閨閣外卻常開阖。

    禮教最嚴,封天然至于晦澀,

    難耐所欲,豈甘心忍此落寞。

    候于月下,見情郎便自搔首,

    俟于城隅。盼美人逕自昂首。

    晚風暈人,縱使時光晃頃刻,

    午後閑暇,寂寥總思春情惹。

    覺人已來,靜賞天下之絕色

    目中秀色,只覽四方之神澈

    雲鬓花顔,夫唯世上之至樂

    耳目一新,頓覺芳草之既得

    遠觀近享,才論相逢之良緣

    金風玉露,已是人間之大賀

    柔情佳期,相會之後多琢磨

    浮雲飄燕,市中兒女多饑渴

    相見無礙,力克清秋之蕭

    男歡女愛,允爲世上最超脫

    相期雲端,同約遊天空海闊

    生死不離,共飨世間美與樂

    第叁章   親上陣把酒言歡,斜刺入,肉慾團團

    上一章說道飲玉跟隨書生赤身來到大廳之中,見大廳中一對對男女在行雲雨

    之事,宛似瑤池仙境,遍地是金銀,案幾上更是擺放珍奇瓜果,雖是在洞穴之中,

    卻毫無鄙陋之感,四處金光閃閃,輝煌無比,中央俨然一個大水池,氤氲的霧氣

    蒸騰而上,更讓人以爲身在天外仙境。

    水池中男女嬉戲打鬧,淫聲浪語一波接一波,飲玉定睛一看,池中少女是眉

    如新月,目如漣漪,櫻桃口上一派清新,如玉雕琢,似本天成,身上薄紗早已浸

    濕,顯露其下分明胴體。

    且說這隱約之美,還真是世間一妙,若是只有一所愛之人衣著整齊,端坐面

    無表情,不論是男是女,皆以爲正經,難動心思,也無妙趣可言,但若成千上萬

    美妙胴體在面前奔走,想必也令人目不暇

    ..

    接,無心行欲,蓋世間物品,不論貴賤,

    皆有適宜爲度,過則傷,少則寡,迎而不厭棄,適當而不暴殄天物,是爲真理。

    明了此理,此薄紗覆蓋,卻也是刻意爲之,飲玉當時面無表情,心中卻是春

    情萌動,忐忑不止。

    只見池中一男狂奔著揮舞雙手,激起了水花足四下濺起,長髮少女又極力走

    動躲避,生怕被抓到,卻又面露微笑,嘴角張揚,毫無做作,皆似發自衷心,滿

    心愉悅,可謂極樂難再。中龍山人按:塵世有正邪之分,陰陽之劃,正爲堅貞忠

    誠,不論事君還是男女,皆以此一而貫之,而凡有欲以道理交鋒對抗,便謂之邪

    淫之風,君王牧民,而民又甘心爲人所牧,此爲一佞態,身在山中不見山,不以

    理剖析,反以祖宗規則約束,此二無腦之態。有此二態,縱壯士幾何,皆輕易成

    爲君王袖中寵逗之玩物。寡婦改嫁,謂其不忠,夫死而不複爲人,是男女之大不

    等,女爲親身所生,卻不慮人間普遍得來之事。

    閑言不說,且說池中少男抓住少女之後便相擁在一起,少女含情凝睇,眉目

    傳情,怨念重重,真是一幅活春宮,這自在境裏令人千交感。見這一對對少男

    少女或是相擁親吻,或是來抽弄,呻吟喘息聲重重而來,令人難以躲避。

    飲玉見這一番場景,也是渾身發熱,用牙咬著下嘴唇,禁不住手握緊了起來,

    此時書生暗地裏瞟了飲玉一言,嘴角一揚,似乎隱藏著什幺。書生此時趁機握住

    了飲玉的一只手,飲玉渾身竟然一抖,掙脫了一下卻突然又不動了。

    書生移了兩步,走到飲玉面前,這只盯著飲玉,火辣的眼神似乎要把飲玉吞

    沒,說著就要褪去飲玉的外衣,輕輕觸摸她得香肩,眼看兩人這就二爲一,飲

    玉不知爲何,雙手交叉起來,顯出些許抵抗。書生這時卻攻勢更猛,緊緊按住飲

    玉的肩膀說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何不趁此時行人世之美事,也不枉你我來

    此一遊。書生說著便撥開飲玉的上衣,摸著將手伸進那一片神秘之處,飲玉也

    像把持不住,緊閉雙眼,似是十分享受,渾身酥軟癱了下來。說時緩,情節行進

    卻遠非我等可以預料,書生急忙把飲玉身子調轉了過來,將衣裳向上一拉,挺起

    陽具就聽咕嘟一聲,飲玉銷魂一聲「啊」,兩人你來我往,好不歡樂,大約幾十

    個來後,池水中走來一男一女,似是要與這二人作甚。

    一個壯男和另一窈窕淑女來到飲玉面前,身上還是濕漉漉的,可以說是風情

    萬種,飲玉這時毫無注意,卻突然覺得身上還有兩雙手在遊走,雙峰來激烈地

    擺動著,也被這手突兀地來撫摸著,飲玉下意識地反抗著,少不更事,突然遇

    到這番陌生的場景,落到誰身上也不好過,飲玉十分警惕,慾海波浪一下消退,

    抽身出來,見著書生玉柱還來蹦跳,粘液絲絲相連,另外兩人面帶詭異的微笑

    站在一邊。而此時,池中的一個不顯眼的少男觀察著這一番,卻知飲玉將面對何

    種險情,且看下章分曉。

    第四章閣發難狂英雄救美去

    上一章卻說這一男一女來到飲玉身邊,幾人眼見要到達更香豔的場景,不過

    飲玉卻十分牴觸,脫離了書生的懷抱,退卻了幾步,面色冷厲,看著面前的幾人,

    作出要對武的動作,而且咬牙切齒,絲毫不見之前的柔媚。

    書生此時也伫立原地,似乎也不願多言。

    在旁邊的那位香豔少女此時也動走了上來,企望接近飲玉,而且面帶微笑,

    頗具親和力。飲玉卻毫不吃這一套,吼道:「別過來!還給我的衣服,我要離開

    這兒。」飲玉接近嘶啞了,但仍在竭力地吼,吼聲卻不足以壓過池塘中的嬉戲聲。

    正在飲玉竭力去抵制之時,在洞穴一角走出一個赤身精壯的紅髮男子,肌肉

    壯實,走路過來大搖大擺,宛似山林中殺出的一只巨獸。

    壯漢走到池塘中,肆意地咆哮起來,而後又哈哈大笑,卻說這壯漢即是閣,

    而此時飲玉尚不知情,其余叁人見到此壯漢出現也轉身面向他,顯出尊敬之意。

    卻說此壯漢來到池塘中,喚來一青春少女,少女便也十分聽從使喚,張開雙

    臂與壯漢相擁,隨後又跟上幾個女人,幾人一同圍繞在閣身邊,宛似衆星拱月。

    閣不知爲何突然興起,攬過少女抱在懷裏,一只手足矣。少女嘤咛一掙紮,便

    兩臂環繞住閣的脖頸,作小鳥依人之態。

    閣一把抓住少女的腰把她抱了下來,少女竟坐在了閣陽具之上,宛似騎

    木馬一般,甚是駭人。之後女人後撅香臀,閣粗壯的陽具青筋暴露,像是蓄勢

    待發的弓箭一般,壯漢手握陽具勝似戰士手握刀槍一般,與此相比懷中的女人也

    顯得嬌小許多。

    兩人乘彎弓拉月之態,男子挺身直入,只見陽具連根沒入後左突右進,九淺

    一深,真是陰陽分明,激烈異常。

    有詞表曰:天外天,樓外樓,歡喜天樓無處覓得人中人,仙中仙,極樂勝仙

    隱約人家世內世,情夾情,鴛鴦情纏謀略疊加桃花豔,牡丹現,花縱放美麗無

    邊

    且說這突然出現之閣極盡男女歡樂之事,行九九八十一姿勢,而金槍不倒,

    殊不知,這女人也是身懷絕技,戰而不擺陣,也算是女中奇人,千人難得一見,

    從此可見這閣中可是四方奇珍異寶羅而致,天下難二。

    閣看是稍微疲倦了些,如是套弄幾,想是炫耀完畢,便起身對衆人

    說道:「此閣儘是天下雲雨之聖手,數年間本閣自四方而來,聽得極樂書生

    推薦,下站這位女子,何不與本閣共享這一片花木繁華世界,極盡歡樂,而受這

    塵世之苦,此地何物不有,何物不盛,返那悲憫人間,你又得何種天地,無非

    進入世事輪而不得返,佛在佛留,魔在魔樂,來,試試我這九煉金丹,歡樂無

    限!」

    「閣,望諒解,我等凡俗人,請求返俗塵。」飲玉看了書生一眼,彷彿

    知道了什幺,不過已入這魔窟,怕是極難解脫。

    「想來這容易,想走可就難了,我這閣中四方神兵護佑,你縱是天王老子也

    沒得奈何!」

    閣一見這飲玉不肯屈從,軟的不行來硬的。

    池中五個男子起身,加上飲玉身邊兩個,總共七個已經悄然圍住飲玉,飲玉

    也是武功在身,還沒等出手,已經被繩捆綁,擡起送到壯漢面前,這等功夫人

    眼已難觀看,不知這飲玉此時何等感想,已是欲哭無淚。

    閣看到獵物到手,也是滿心歡喜,舔了下自己的嘴巴,手裏把弄著自己的

    玉莖,像是永不休止,不知疲倦。閣解開繩,飲玉此時又無力反擊,看著自

    己被抱了起來,在這壯漢的舌頭下也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但是依然憤怒無比。

    卻說飲玉此時處于極險境地,無望之時,扯斷自己的玉鏈,撒向空中,說是

    緩,行時快,只見洞穴內一陣震動,灰塵四散,大小石塊陡然落下,洞中侍女已

    是四下逃走,幾個池中戲耍男女一陣躲閃,卻也招架不住,飲玉看到壯漢一陣發

    愣,想脫身抛開,卻掙脫不開,眼見頭頂洞壁已將墜落,閣抛下飲玉,逕自跑

    開,在牆角處消失了。

    飲玉一時慌亂,沒有注意到一根繩已將自己週身綁住,從地面一直飛到空

    中,又蒙一陣煙霧,便昏迷過去。

    這女子才一獨自闖蕩,卻遇人不淑,這江湖險惡之處,遠非你我所能想像,

    這行事如禽獸,著衣裝卻又文雅非常,閣平素裏又是何等狀況,此章且不明說,

    這等害人之事,強行人之不願,又引多少離亂傷心。

    江湖事,不可料,飲玉這一經曆,讓他一時難以理解,醒來之時又將在何方,

    且看下一章。

    第五章

    佐助者驚現 前塵往事重床榻

    愛戀事不休 生死相依迷宮探秘

    飲玉醒來時在已經是在臥榻之上,這是哪個莊府已經不得而知,只是她醒來

    發現自己歡了一整身衣服,這渾身上下是兩層半透明的衣裳,這一整間臥房純白

    色的一片,由床榻向兩側可謂是曲徑通幽,而且花木郁郁蔥蔥,讓人看不到底,

    屏風擺放層層相疊,其中也是一定會有什幺秘境,但是不得而知。

    飲玉醒來,發覺渾身輕鬆,竟然沒有半點疲憊和痛苦,她定睛一看,自己身

    上舒暢不已,頭髮雖然散落下來,但是卻被整理得十分整齊,側放在枕頭旁邊,

    玲珑的身段在正午的陽光下顯露無疑,彷彿那一條晶瑩的銀色鯉魚橫陳在這臥榻

    之上,粘滑而又引人注目,實在是美豔不可方物。

    飲玉仔細一瞧,這一身青衫是套頭而穿,而她貼身竟再沒什幺衣物了,這令

    她突然雙手捂胸,不禁失聲,難道就這樣失了身,未免太過下流了,也或許什幺

    都沒發生,遇見了什幺好心人將我救起,我可要好好感激他了。

    心中想著她遍穿上鞋子,在臥房中來觀看著,牆上畫著許多怪異的符號,

    而左手邊的屏風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顧一周,也顧不上去探查門是否可以打開,

    便徑直前往過去,這人的好奇心當真是不可抵擋,一遇到自己所想探知之事也便

    什幺都顧不上了,即使性命搭上了也是自在,好似老話說「牡丹花嚇死,做鬼也

    風流」一般。

    但出人意料的是,這屏風是一個接一個,彷彿沒有盡頭,兩面都是琳琅滿目

    的珍寶玉器,傳世字畫,飲玉彷彿中了邪一般,不顧一切地退到她眼前的一個個

    屏風,可是這貌似無盡的未來突然一下子把她心底的那些酸楚都喚了出來,她不

    禁淚流滿面,發瘋似地叫了出來,淚點滑到了胸前,潤濕了這隱約的衣衫,那兩

    顆紅櫻桃就這樣浸潤在淚水之中,十分香豔。

    飲玉即將崩潰的時候,突然一個屏風又一次倒下,她到了床榻之前,又是

    原地,所有的擺設和之前一樣,毫無二致,但臥房中央立著一個青年男子,這男

    子見有人出來,便說道:「姑娘,你醒了。我方才找你找得可是辛苦啊,我在野

    外打柴看到很多人在,便想背起你直接到家裏,可是不知爲何,突然眼前

    一暈,就來到了這裏,之前我在右手邊的屏風裏想找找出路,卻看到你不見了,

    左手邊的屏風又都倒了。」

    飲玉聽完這通話,心中徹頭徹尾的涼了下來,這又是個什幺局,令人費解。

    看著陽光傾瀉下來,雖然這房間裏灰塵飛揚,花木飄香,卻也是令人膽寒不

    已,兩個人面面相觑,整個房間像被放置在冰窖之中,房間的白,或許此刻是慘

    白,房間裏的香豔,或許更是死亡的信號,這一切都讓飲玉看不透,她驚叫了起

    來,發瘋似地沖向了大門,企圖去沖破它,可是她仔細探查一下,卻意外發現,

    這木門外竟是鐵門,這陽光,豈不是勾人魂魄的厲鬼,又是什幺。

    這男子大家不知是何面容,只見他,刀刻眉,銅錢眼,黝黑的面容,可看出

    一派陽剛之氣,雖不是分外清俊,也是男子氣概非凡,與飲玉一樣,這男子是身

    著白紗,上身這一通肌肉業已顯露非常,而腰下早已頂出一塊小丘,來跳動,

    飲玉也是知曉,陡然臉上紅了半塊,瞬時安靜了下來,想到這男子是救自己性命

    的,她又增添了幾分好感。

    飲玉這一身服飾,雖是素白,可是這腰下一塊濃密隱約可見,這恥毛在雙腿

    的輪廓外時而顯現,時而隱去,引得這男子是血脈噴張,這一番風情,又是獨處

    一室,也是緣分折磨,令人唏噓感歎,此且不表。

    要說這飲玉爲何也不動腦筋,就認定這男子是救他命的那個人,原來這房間

    之中的花草散發的攝魂香,讓人思緒混亂,這飲玉看到這男子又是迷情不住,怪

    不得這男子也是掩蓋不住這一片慾望之風。

    到底受理智控制,這男子介紹道:「姑娘,幸會,我名叫湯成」

    「我叫飲玉,你已經知道了?」

    「你昏睡的時候就自己說了,我們也早已聊過幾句,你倒是都忘了」

    「我都說了些什幺?」

    「你就說了之前遇到的事情,然後摟住我便不放開,我……」

    「我們?」

    「然後你就又昏睡過去,我便起來四處散步了。」

    兩個人又對視了一陣,這真是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了人間無數,兩個人再

    也沒多言語,飲玉道:「哥哥,我看我們不妨去四處探下,這封閉屋子到底出

    路何在,真是奇怪,方才左手邊的屏風可是全被我給推倒了,這又是冒出什幺鬼

    事了。」

    飲玉看湯成也不是邪惡人等,再者她身上也沒什幺痛楚,也便不想這些了,

    退一步說,即使發生了什幺,也是兩人自願,毫無嫌隙可言。

    湯成也便滿口答應下來,兩個人便一同又往左手邊的屏風走去,這靜悄悄的

    房間裏兩人的呼吸彷彿就在身邊,聽得是真真切切,湯成被這滿室的芬芳陶醉了,

    也沈醉在他身邊這如花似玉的美人之中,古人所說「秀色可餐」大概就是指這個

    吧。

    話說兩人邊走邊繞著屏風看,只見所有物件還是同之前擺放一致,這一片情

    景實在熟悉,飲玉突然覺察身後又是一陣冷風襲來,她下意識地身一看,竟然

    隔著屏風後面的一個屏風重新立了起來,這一下,她不忍驚叫出來,渾身的燥熱

    也都散了去。湯成也不自覺看了一下,卻沒看到剛才的情景,仍然徑直往前走,

    他這時也是一時興起,燥熱難耐。

    飲玉過頭來的時候,卻沒看到湯成,她來翻了幾次身,都不見蹤影,便

    大喊道湯成的名字,眼角的淚珠也不覺浸出,可看出這一片委屈來。

    這時,湯成突然出現在飲玉的身後,一把把飲玉抱住,臂彎整個圍攏在飲玉

    腰上,堅實的前胸緊貼在飲玉背後,頭深埋在飲玉如水長髮之中。飲玉被這突來

    的一下震住了,但是卻並未再抗拒。

    也許兩人都未曾察覺,這整個臥房是一個巨大的迷宮,而裏面散布這種特別

    的香氣,飲玉和湯成在其中並未覺察,而情慾一旦被挑動起來,彷彿是餓虎出籠,

    這等慾念若不馬上釋放,便遇到什幺東西都要撕裂一番,來發洩這被阻隔的內心

    洪流。人說慾念蒙蔽,此話也不假,在面前遇到這種男女之事時,誰的內心擁有

    理智,那是極爲困難的事

    '點"b"點"

    情,畢竟這自古而今的種子是人世不可撤銷之念。

    這迷宮有什幺機關,飲玉也來不及想了,她很快地轉過身去和湯成纏綿在一

    起,這龍鳳糾打在一起,可謂是不分你我,你在我中,我在你中,已經是雙劍

    璧,陰陽相融。湯成也並未束縛自己,心中的狂野被完全調動了出來,見周圍並

    未有什幺床榻,遍雙手托起飲玉來,橫抱在胸前,邊吻邊抱到了床榻前面,兩個

    人隔著這青衫薄莎相互愛撫著,飲玉愛慕湯成這堅實的肌肉,湯成欣賞飲玉這白

    嫩的皮膚,兩個人很快裸裎

    點^b'點^

    相見,在床帏之上縱情歡樂,好不快活。

    這樣抽送了幾個來之後,飲玉喘息連連,漸漸消去,不覺陰戶濕潤非常,

    原來兩腿都完全被這粘滑的液體沾濕了,看她這眼前的人兒,彷彿在自己的性命

    中有著什幺特殊的位置,恨不得就這樣一直待下去,湯成也是忘卻眼前煩惱,賣

    力地在耕耘著。

    就在兩人雲雨巫山枉斷腸之時,右手邊卻又闖來一對男女,也是香汗淋漓,

    衣衫不整,湯成飲玉見狀,邊慌忙起身,拿起衣物遮擋著,但又見對面的人也是

    一絲不挂,也便放鬆下來。

    原來這兩人和他們竟是一樣狀況,未多描述,湯成也是明白了,原來是都陷

    入這個迷魂陣中,不過他湯成是無冤無仇,本分做人,哪來這無數是非。

    這兩人介紹後,男的喚作龍堂,女的叫做孫玉兒,兩人也是在這房間中相識

    的,這一通介紹,四個人算是一下子稍微熟悉了。但是幾人並沒有多說什幺,仿

    佛都隱晦這一些東西,幾人都想盡快擺脫這迷魂陣,也是心急之下理智難。

    幾個人又湊到這窗子前面,發現者門外沒什幺別的,對面整整齊齊的也是一

    間間屋子,透過窗子看到這對面屋子裏也儘是交歡場面,而也有很多男女貼在窗

    子上觀看,這幾個人便大聲地吼叫,但是對面的人就是聽不到,也彷彿看不到他

    們,十分離奇。

    這些房子其實是精確設計和製造的,這些面對面的房間看似近,實則是一公

    裏之外,全是被工匠用幻想映射在這一塊幕布之上,這一座座臥房實則是一個個

    單獨彷彿,被懸吊在洞穴之中,這總共九九八十一所房間全是被安置在一個隱秘

    的山洞中,早是被荒廢掉了,全變成害人的陷阱,這倒是什幺緣由我們後面慢慢

    說。

    經過這不長時間的波折,飲玉和唐成彷彿已是緊緊相依,飲玉是需要些依賴,

    而湯成面對這美人溫柔,也是毫無抵抗,這幾個人將要經曆些什幺,靜待下分

    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