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吉祥如意》不成功,但依旧感动于大鹏对电影的诚挚与热忱

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面包店侯麥

作爲長期在喜劇領域著力的大鵬,悄然的拍出這麽一部《吉祥如意》自然是引人好奇的。這是大鵬作爲自己商業片路途的一個小插曲還是對自我風格的一種挑戰?讓人充滿疑問,也讓人充滿期待。

電影來自于大鵬真實記錄的一段家庭故事,大鵬回到東北農村老家,恰逢叁舅母的去世,家裏只有一個老年癡呆的叁舅,一家人圍繞誰來撫養叁舅而爭論不休。電影半真半假,真在事實爲真,鏡頭背後的人物是鮮活的,而且是用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去拍攝的,而唯一假的地方在于叁舅的女兒麗麗是演員扮演的,這也造就了這部電影的獨特性。

我認知中的紀錄片講究的是隱藏拍攝者,因爲一旦拍攝者的出現就意味著這個事件的敘述不是客觀的了,肯定帶著主觀的色彩,所以優秀的紀錄片把攝像機變成觀衆的一雙眼睛,讓你自己去看。材料、事實和陳述都在那,導演只用少量的剪輯串聯起雜亂的素材,而鏡頭之外的一切被隔絕才能保證紀錄片的“真”和“私”。而所謂的家庭私影像則更得做好隱藏,因爲一旦暴露自己的身份存在就會破壞觀衆的代入感。

17年陸慶屹導演拍攝的紀錄片《四個春天》在小衆範圍內掀起了觀影潮,觀衆對于這樣的家庭紀錄片還是喜愛的,因爲它真實的記錄了生活和情感。但我作爲觀衆卻認爲它在某些地方是破壞了紀錄片的美感,因爲導演爲了盡可能好看,在剪輯和攝影上排布出了動人的家庭親情,但這不是紀錄片的本質,攝像機純粹的淪爲了工具化的應用。

紀錄片裏四個春天的片段,可能大部分觀衆看完了收獲的只是動人的家庭日常,而生命無常的窺悟和家庭隱秘的一面都被隔斷了。觀賞它會讓人感動和愉悅,但是作爲一部電影的影後反思,它是一部不成熟的電影,作爲家庭私影像紀錄片人物只有了“動”(行爲動作)而沒了私(內心深層的記錄),況且攝像機暴露的也太多了.

同爲拍攝家庭故事的紀錄片《生活而已》系列就抓住了“私”這個點,紀錄片的每一個題材的元素其實都很明顯,如果不能産生連續性,那就是跨越了紀錄片的界限,甚至讓人懷疑這是不是是枝裕和電影的紀實版。而《四個春天》處于這樣一個邊界,不倫不類的特質越發明顯,但好在導演之于鄉土的熱愛還是誠摯的,是足以打動觀衆的。

說回《吉祥如意》,電影最讓人糾結的一個部分在于一次家庭聚餐的戲份,家人爲了推诿叁舅的撫養歸屬而爭吵起來,作爲演員的麗麗情緒奔潰中止拍攝,而真正的麗麗卻像局外人一樣在一邊玩著手機,對外面的一切漠不關心。這一刻的戲劇感達到了一個高潮。

叁舅作爲一個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在老伴去世後成了家庭的累贅,每個人都想丟掉他,甚至女兒麗麗也不甚關心,在這場家庭爭吵中扮演麗麗的女演員和麗麗進行了一次真實和虛假的替換。這是一個絕佳的創意,利用人物的替代劈開兩種可能並存的空間,但恰好問題也在于此,在這場戲份中大鵬不僅自廢武功般的告訴觀衆這一切是虛假的,也刻意的暴露了攝像機背後的自己。

電影于此開始崩壞,攝像機一旦暴露,私密帶來的震撼就消減了,觀衆注意到鏡頭之外的導演肯定會指責你的冷血和消費家人情感的冷漠,掌鏡者的情感和私密的情感一交融則會讓觀衆極度不適。

《吉祥如意》也不再是記錄而是兩個僞紀錄片的套片,觀衆是以對紀錄片情感方式去觀看的,在此則有被欺騙的失落,而大鵬模糊的不是真實和虛假的界限,而是紀錄片和故事片的界限,我們跳脫出攝像機的思緒宛如得知自己在攝影棚中的楚門,電影從一開始傳達給我們的真實情感開始變味。

那大鵬這是不是講不好故事而偷懶的雞賊方式呢。編創故事給人的情感波動和真實故事給人的情感波動是完全不同的。我能在《吉祥》裏體驗到的些許家庭矛盾的糾結在《如意》裏卻轉變成對導演個人困境的質疑,這樣的觀影體驗是讓人不大舒服的。

在幕後和大鵬對此片的訪談中,可以看出大鵬是想極力探索著這個長久以來想拍攝的題材,但面對一堆自己拍攝的素材又有些迷惘,而最終給觀衆呈現的這樣一部作品他本人也是有些彷徨的。

可以說大鵬的想法到呈現這部電影的姿態都是值得贊賞的,電影裏的點點也可以看出大鵬付出的創作心血和一些個人想法,甚至拿出這樣的一個私人家庭題材去講述而沒過多擔心流言蜚語也是勇敢的。

也正是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和不知所措的處理方式而破壞了電影的結構和觀衆的情感歸屬,我能想到大鵬到最後一刻都還沒定義清楚自己到底拍攝的是劇情片還是紀錄片,在最早安排女演員去扮演麗麗時無疑是想當某種創新的劇情片去拍攝的,但隨著家庭矛盾和情感的碰撞,大鵬在真實的情感下也自我動搖和懷疑了。

有很多偉大的導演都有記錄私密影像的自我筆法,比如皮亞維奧利的生命叁部曲,像詩一樣的記錄了家庭、生命和人生,也比如克裏斯·馬克的《日月無光》用日記的方式記錄了東京的旅遊見聞,這些偉大的作品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導演都在用某種清晰的題材格式選擇去編排自己拍攝的成堆素材,因爲時間和情感是無形的,你可以像詩一樣宏觀的去講述它也可以像日記一樣夾雜大量的私人情感去記敘它。

大鵬的這部《吉祥如意》我不能說它是成功的,但之于當下這個浮躁的年代,我看見大鵬誠摯的、對電影熱忱的探索之心還是有些感動的,而這樣附有真實家庭情感的電影也是我們觀衆久違的一份感動。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